何以笙箫默小说 > 纨绔糙汉家的小娇娘她又茶又飒 > 第一百零九章 得不到就毁了

第一百零九章 得不到就毁了

    什么不是正经亲戚,他姐姐给阮家生了两个儿子,怎么就不是正经亲戚了?

    等他外甥掌了阮家,到时候看谁才不是正经主子。

    哼!先让他们得意几天。

    陶大兴没有跟邹管家和姚黄再起正面冲突,十分识相的离开。

    出了阮家的门立马就去找阮家族老,他倒要看看是不是族老也不管阮呈敛做那些大逆不道的事。

    比起陶大兴和老爷子来,现在这个情况最着急的阮呈翔,他可是跟人约好了见面商谈大事。

    现在连门都出不了,他急得火上房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转得人头晕,坐下来想办法不行啊?”

    已经三天了,他们被软禁了三天,眼看着吃的就要断了,水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那边是真的要饿死渴死他们?

    出去的下人全都没有回来,现在还留在他们身边的只有贴身伺候的人。

    为此邬氏还发了一通火,平日里一个个表忠心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,真遇上事了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。

    贴身的宁嬷嬷闭口并没有告诉她,就他们小厨房里的那些食材根本就不够他们这么多人吃,必须得先紧着主子们这里吃。

    第二天晚上的时候是她让外院无关紧要的人出去,省了院里口粮的同时他们出去也能吃饱饭。

    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,第二天上午内院伺候的人也走了几个,现在也就剩厨房里有一个婆子,她和老爷身边的陈辉了。

    几个姨太太那边是一个人都没有,几位小姐少爷身边好歹还有一两个人伺候。

    再一个让她惊讶的是,庶小少爷的奶娘竟然没走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她看到有两个姨娘在门口晃,恐怕也是顶不住要出去。

    走就走了罢,也不指望姨娘能陪着主子同甘共苦。

    宁嬷嬷看着老爷在厅里转了一上午了,她也头晕。

    眼看着老爷脸色难看到了极点,她赶紧在背后扯了扯夫人的衣裳,要知道老爷发起脾气来可是不认人。

    年轻的时候老爷对夫人动手的时候还少了么,吃亏的只有他们夫人。

    果然,阮呈敛黑着脸看过来,瞪着邬氏的眼神像要吃了她一样恐怖,直让邬氏和宁嬷嬷都从心底里发怵。

    邬氏讪讪的闭嘴低头,不看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阮呈翔不住的咬后牙槽,他现在是没力气动手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,见他坐了下来脸色也缓和了些,宁嬷嬷提议。

    “要不,老奴回邬家去请老太太来一趟。

    那边难道连外面的名声也不要了吗?世上就没有不许媳妇儿见亲娘的,他们也不敢软禁亲家太太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话阮呈翔总算是心情好了点,“那你还不快去。”

    宁嬷嬷看自家夫人,得到夫人点头之后立马出去。

    她出了二房的院门以为就没有人管她了,走到二进门的时候又被人拦下。

    “宁嬷嬷要去哪里?有事要办的话不如吩咐小的去办,小的一定给您办的妥妥帖帖。”

    阮娇娇既然是有心要治他们,又如何会让他们去搬救兵?

    而陶大兴,一是因为他不是阮家的人,二是因为阮娇娇还要通过他拿回属于阮家的产业。

    宁嬷嬷被带到客房,到了那里她才发现,他们二房出来的下人都在这里。

    到这时候她才彻底明白大方要治他们的决心,现在的情况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。

    她也只能祈求主子不要出事才好他,她家主子,小主子们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罪啊。

    大方这边,贺宗在阮家待到未时末才走,好在他酒量还行,即便是被两个舅子轮番的劝酒也没露出不妥的行为。

    贺宗看着赵胜提着的鸽子,觉得有点眼熟。

    “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“姚黄姑娘给的。”

    当然不是给他的,是阮小姐给大爷的。

    贺宗看着鸽子,咧嘴乐出声,“嘿,难怪看着眼熟。”

    想着过两日就能看到心上人,贺宗看着鸽子都觉得可爱。

    陈家办宴会不只是请阮娇娇,还请了好些人家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不知道怎么就传到陶阆耳朵里。

    他在外与一群狐朋狗友喝酒,“听说陈家还请了阮家大房的嫡女,我还听说啊那个向阮大姑娘高调提亲的贺公子还在陈家。

    就是说,有没有可能这就是陈家替那贺公子做的一场宴?

    我听说啊,那贺公子在邺城也算是数一数二的贵公子,他自己手里就有不少产业根本就不靠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听说,昨日我爹跟陈三爷还一起吃饭,说起这个事来。

    听陈三爷说啊,他和那贺公子又要合伙做什么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外地来的就不说了,但陈三爷绝对不会乱说。

    对了,明日我也要去陈家,你们有没有谁也收到请帖的?到时候一起啊。”

    立马就有人应了,“我要去的吧,我娘特意叮嘱过了,我再不成亲就要断我的粮了。”

    陶家并没有收到陈家的帖子,而陶阆能跟这群纨绔子弟混在一处也只是因为他肯掏银子请客。

    此时并没有人知道阮娇娇已经跟贺宗定下了婚约,在陶阆心里阮娇娇还是他的囊中物。

    这些人当着他的面就说那些话,是打心底里就没有看得上他过。

    陶阆大方请了客,晚上又请众人到春风院去消遣,这才求得人答应带他到陈家的宴会上去。

    他倒是要看看那姓贺的长什么样,敢跟他抢女人。

    姑姑可是跟他说过的,阮娇娇那个女人要么嫁给他由他调教,要么直接毁了谁也不能娶。

    他爹陶大兴连着两天跑了阮家各个族老家去,结果是连门都没有进去。

    最后他心一横到衙门去状告,刚说了开头就被接待的文书给赶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人家自家人的事,关你什么事?

    真要是有问题,他儿子不会来报官?”

    陶大兴想再进阮家,在门口敲了半天都没有人应。

    他也是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,索性就在门口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阮家丧心病狂,囚禁关押姨奶奶,连二房老爷少爷们也被私自关押草菅人命。

    各位都来看看,阮家大房为了霸占家产,要残杀手足亲兄弟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yetianlian.org/yt96702/36444615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yetianlian.org。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yetianlian.org